(1 / 2)

凯文一时间顾不得吃饭了,聚精会神的看着电视,直到关于佳峰电子的所有新闻都播报完,匆忙站起身结了账,出门去直接找了个电话给内地的朋友打了过去。

“喂,李总嘛?我凯文啊,跟你打听个事儿,佳讯传呼机现在卖的很好?”凯文朝着电话问道。

“是啊,这可是个大新闻,你不在内地嘛?我跟你说,整个行业都炸了锅,陆峰这回绝对是一战封神,听说销量不断破新高呢,你不是在他那嘛?”李总纳闷道。

“哦哦,没事儿,我随便打听一下。

就是他这种商业模式好像没见过啊,我是真没想到这个传呼机能大卖!”凯文想要问到点什么。

“现在很多南方的什么协会、商学院、讲师的,都在拆分他的这套逻辑,我还去听了一节课,大体上就三点,产品定位不单单是通讯,主要是人际交往,当一件产品不再是一件产品,而是赋予了其他能力,就不一样,定价也挺关键的,还有一个全新的创新,那就是羊群效应,找一堆人排队,其他人会跟随购买,我就听了点这。

”李总在电话里说道。

“哦哦哦,那你觉得,跟陆峰这样的有前途嘛?”凯文问道。

“肯定有前途啊,我告诉你,这人从小地方冲出来,直到现在没输过,不知道多少人挤破头想往他身边凑呢,你也算是因祸得福啊,现在企业不算大,真做到全球五百强,你就是老员工了。

”李总羡慕道。

“因祸得福,又得祸啊!”凯文感叹了一声道:“就先这样,我有点事儿,先挂了。

说完挂了电话,凯文站在原地抽了一根烟,还是决定给杜国盈打个电话,这几十年的商界沉浮,他深知一个道理,那就是跟一个即将崛起的老总走下去,对于一个高管而言是一辈子的财富。

这样的人身边往往全部都是牛人,成功可以毫不费力,哪怕他的能力没那么高,团队的力量也会把他捧到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上。

凯文觉得人这辈子分三个层次,第一层是说对话,说对话能让一个人短期有超额收益,第二层是做对事儿,做了对的方向的事情,能让一个人在中期有持续的收益,第三层则是跟对人,跟对一个人,那就是一辈子的超额且稳定的收益。

电话接通了,是杜国盈的助理接起来的,年前这个骑着摩托车到处乱窜的年轻人,现在竟然需要预约时间才能通话,这让凯文感觉有些沮丧。

告诉电话里的助理自己的电话后他挂断了电话,凯文也想过给陆峰直接打过去,但是他不知道对方是否会记仇,毕竟自己是在他最困难的时候离开的。

杜国盈从会议室出来,刚到办公室门口,助理从旁边办公室走出来道;“杜总,有人给你打电话,就是之前海外市场部的那个凯文。

“凯文?”杜国盈也是一愣,心里已然明白了,推开办公室门,看着桌子上留下的电话,心里在犹豫要不要打过去。

“不管怎么说,你帮过我,我还给你就是了。

杜国盈嘀咕了一句,电话打了过去,电话接通后俩人都没说话,彼此之间只有安静,沉默了良久,杜国盈率先说道:“我会跟他说的,尽量帮你。

“谢谢!”

“两不相欠!”

杜国盈放下了电话出了办公室,朝着助理问道:“陆总现在在哪儿啊?在开会嘛?”

“应该没有吧,在办公室!”

杜国盈敲了敲办公室的房门,里面传来陆峰的声音,方才推开门走了进去,说道:“陆总,我有点事儿。

陆峰把面前的文件夹合了起来,头也不抬的问道:“怎么了?市场上有动静?他们想要走类似的路线,最起码也得十天半个月吧,今天就有动静,不太可能吧?”

“市场上挺稳定的,我接了个电话,不知道有些话该不该说。

”杜国盈扭捏道。

“你看我很闲嘛?”陆峰抬起头看着他道:“有话快点说。

“凯文给我打电话了。

”杜国盈直接道。

陆峰深吸了一口气,靠在了椅子上道:“不奇怪,想回来也可以,但绝不是像之前那样,我央求着他回来,国盈啊,这短短的十天半个月吧,我相信你也看到了一些人情冷暖,世态炎凉,我也不是说对人性寒了心,而是人世间本就如此。

“我也觉得他做的不太好!”

“没有什么好不好的,良禽择木而栖,自古皆然。

你也看的出来,这个人不是我们这家没有走上国际的小公司可以呆的下的,他之前高傲,我忍着他,现在呢?”陆峰朝着杜国盈道:“人总是要展示一点实力,对方才会服你,只有他死心塌地了,方才能安下心来干事儿,这回出这些乱子,你看一下朱立东、魏艳丹、柳城那帮人,有反应嘛?”

陆峰说的这些人,早就对他服服帖帖,说白了,良将就是野兽,需要驯服,凯文是有能力的,要不然陆峰也不会折腾这么久,但是手底下的人心里觉得老板是个脑残,相信这家企业也走不了多远。

对方也不会真的用心去工作。

“我觉得他这回厚着脸皮给我打电话,他就真的服了,至于让不让回来,您说了算。

我还有个担心,万一后面再遇到点波折,他有觉得不行,又离职了,就麻烦!”杜国盈把问题交给了陆峰。

“告诉他,我今天晚上请他吃饭,就在商业街的那家齐府大厨!”陆峰说着话点着一根烟道:“至于你的担心的再走人问题,你觉得这个世界上有完美的人嘛?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